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可怜的农村女人
可怜的农村女人

可怜的农村女人

1953年春,于家村最精明的地主婆于孙氏淑贤死了。

  于家其实也就算是一个殷实富户,土改中却大难临头。不但家产散尽,一家之主于庭礼和妻子孙淑贤还被扒光衣服游街,被无聊的村汉们任意侮辱戏弄。从小读学孔孟的于庭礼遭此大辱,一病不起,不过半年而亡。而孙淑贤却坚强的活了下来,还拉扯着小女儿于秀莲。

  孙淑贤的精神支柱是她的儿子于建豪,于建豪一直在省城读书,后来参加了解放军,孙淑贤期盼着儿子回来能够重振家业。

  其实于建豪参军的事儿村里也有些人知道,包括村支书于庭光,所以他们也不曾赶尽杀绝,孙淑贤得以保留了小院的两间房子和自己的一点私房钱。当然于庭光这么做并不只是畏惧于建豪,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美丽的本家嫂子孙淑贤。

  那还是在1949年夏天,于庭礼死后不久,于庭光没事儿就在孙淑贤门口瞎逛。

  淑贤知道于庭光的心思,自己被剥光猪游街时男人们贪婪的眼神早就让她明白了一切。

  然而眼下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找个靠山,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她把于庭光迎进了自己的家门。

  淑贤这天穿一件水湖绿的衫子,黑色的粗布裤子略有些小,显得她的屁股更加丰满。于庭光在炕边坐下,看着淑贤扭着屁股给自己端茶倒水。眼前这妇人已经38岁了,比自己还大两岁,可那白嫩的脸蛋、挺拔的身材比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媳妇还诱人,更不用说自己家里那个黄脸婆了。

  淑贤见于庭光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不说话,便说:“兄弟,这一向多亏了你。眼下你那哥哥没了,我这孤儿寡母的没了依靠,你还得多照应啊。”

  说着起身作势要给他添水。于庭光随口应承着,眼却直勾勾地盯着淑贤那丰满的乳房,胯下的肉棒真愣愣的竖了起来。

  于庭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了淑贤白嫩的小手。淑贤嗯了一声,却没有把手抽回。于庭光大喜欢过望,把淑贤拉入怀中,两手在淑贤的身上乱抓乱摸。

  于庭光并不是没见过女人的主儿,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干了几个,可原来可望不可及的天鹅肉一下子落到了自己嘴里,一兴奋竟失了主张,只顾在淑贤的奶子和屁股上一个劲儿的揉搓。

  淑贤被他摸的浑身发热,自己腾出手解开了衫子的领扣。于庭光这才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把淑贤和自己都扒光,按倒在炕上提着大肉棒就往里操。淑贤这时也被他挑起了火,看到于庭光6寸多长的大黑肉棒甚是喜欢,伸手握住抵在自己湿润的穴眼儿上。

  于庭光一挺屁股,大肉棒一下挤进去一半儿,再一使劲,大鸡巴整个儿没入淑贤的肉穴之中。淑贤的肉穴从来没有感觉这样充实过,每一寸穴肉都感觉到了大肉棒的硬度和热力,肉体的刺激使她啊的出声来。于庭光此时已进入了角色,搂住淑贤的香肩猛力操干起来。

  淑贤原就是久旷的妇人,很快就被大肉棒干的淫水横流,嘴里也不停的哼哼淫叫。

  于庭光见这平日里高贵的美妇人此时也象那些村妇一样在自己怀里浪声叫床,不由得大是得意,鸡巴也更硬了。于是他抓起淑贤的长腿扛在肩上,大鸡巴狠狠地直捣下去。

  淑贤此时肉穴朝天,被他直捣穴心儿,真正是又麻又痒又爽,一股尿意直冲上来,却又尿不出来,忍不住扭着大屁股大声浪叫起来:“啊…啊…你要操死我了,我想尿尿,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要尿了…啊…”

  于庭光并不理会她,只是一下接一下地在她的肉穴里狠狠操干。淑贤已是浑然忘我,拼命搂紧男人健壮的背,下意识地扭动肥臀迎合着男人的肉棒。突然她觉得穴心一阵麻痒难当,象是尿了出来,然后全身瘫软了,意识也模糊了。

  于庭光毕竟经多见广,对操穴这事儿还算在行。他正操着感到龟头一热,再看淑贤美目紧闭,脸色潮红,知道她泄了身。他并不着急发射,而是放下淑贤的双腿,把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大奶子,鸡巴却还在她的肉穴里慢慢的抽插。

  淑贤在他的抚摸下苏醒过来,惊讶地发现于庭光的肉棒依然坚挺着在自己的肉穴里进出。她有点害羞,便闭着眼任由于庭光抚摸操弄,但身体的快感很快再次袭来,她不由自主的抱住于庭光,扭动腰肢配合着他。

  于庭光见淑贤又发起骚来,便拉起她让她跪趴在炕上,分开她两瓣肥白的屁股从后面插入她的肉穴。于庭光最喜欢这种狗趴式,看到女人象狗一样跪趴着被自己操干,对男人的征服欲是一种极大的满足。但先前干的几个村妇皮肤都较黑粗,而且屁股有一股臭味。而淑贤本是大家闺秀,自是极要干净,屁股不但没有臭味还有一点肉香,而且皮肤极是白美。

  于庭光对这屁股爱不释手,两手按住猛操,操到高兴处还不停拍打着淑贤的肥臀。

  淑贤被他用这样的姿式操穴也感到一些屈辱,但肉体的刺激却更为强烈,在大肉棒的强力冲击下她又一次大声浪叫起来。

  她的浪叫声鼓舞了于庭光,他奋起余勇对淑贤的浪穴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大鸡巴每一下都没根而入,龟头直抵花心,小腹撞在淑贤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雪白的屁股泛起一层粉红。

  淑贤在他的猛干下早已溃不成军,阴道一阵抽搐。于庭光也忍不住了,将大鸡巴狠插到底,浓精射向阴道深处。淑贤被他的浓精一烫,浑身哆嗦,发出长长的一声浪叫,趴在了炕上。

  孙淑贤从此成了于庭光的禁脔。村民们慑于于庭光的淫威倒也不怎么敢招惹淑贤,只是在背后指点议论,骂淑贤是“狐狸精”。淑贤就这样苦苦的守侯着儿子的归来,不料守来的却是惊天噩耗。

  原来淑贤的儿子于建豪解放后又参加了朝鲜战争,在战斗中被俘,身上还被刺上了反共的字。他侥幸逃脱,兴高采烈的投奔部队,迎接他的却是无休止的审查。再加上外调证实他是地主的儿子,于建豪的处境更是不妙。

  于建豪悲愤交加,在牢房中上吊自杀,决心以死示清白。死却没能为他换来清白,对他的盖棺定论是:畏罪自杀,自决于人民,死有余辜。

  淑贤闻讯后吐血昏倒,半个月的光景便病入膏肓。临终前她拉着女儿于秀莲的手哭喊:“小莲,妈不怕死,妈活够了,妈死了就不用受这份儿罪了。可妈心疼你啊,妈死了,你一个女孩子可怎么活啊!”

  “狐狸精”孙淑贤死了,死时眼睛仍然望着于秀莲那秀美的脸庞,她死不瞑目。

  【完】